飞梦ACG联盟的前世今生

首先欢迎屏幕有兴趣点开这篇文章来了解一些关于飞梦ACG联盟已经过去的往事,我是2015年飞梦的社长,在此请各位多多指教了w。这篇文章总的说来是从我自己的视点去叙述,可能会带有一些偏见和不准确的地方,如果有什么问题也欢迎向我提出。

飞梦在北航不是一个新事物。

她是上世纪由北航漫画爱好者们创立的社团,原名为“飞梦漫画协会”,但我对其辉煌的过去也知之甚少,只有从前辈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——出过同人志,奋战过比赛,帝都最早的一批动漫社团……也许这样的道听途说的感受不是很深,但是当我入学时听说我的辅导员也曾经是飞梦的会员时,我明白这个存在是确实有着她的生命力的。前辈留下来的东西不仅仅是江湖上的传说,更有实物的传承:曾经的成套的《城市猎人》漫画,“凉宫”系列的小说,当时东方同人志的存货等等等等,它们现在仍由于大学生活动室——曾经学院路的活动基地的拆除,至今仍静静躺在沙河社联的储藏室中……这样来看,曾经的飞梦是辉煌的。

而当北航将它的第一批新生放到沙河时,飞梦的命运就进入了转折点。可能是偶然,飞梦当时在沙河并没有很好地开展活动,这时就出现了一批能够服务同学的新社团——新次元掌机联盟、不存在cosplay社、七海游戏文化社,它们在自己的巅峰时,也是做出了让人感到非常cooool的东西,限于篇幅和主题,这里就不详细展开了。而飞梦回过神来之时,在北航,ACG相关社团已经出现了四国大战(麻将)之势。而飞梦自己失去了曾有的唯一的地位,加上又没有突出的特质,可能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个。

    沙河社团分立时期的一张飞梦招新海报,作者@伏岚

这就是我入学时看到的情况,2014年。非常喜欢ACG和及其衍生的同人文化的我对这种状况感到非常不解,当时我加入了除了七海外的其余三个社团,感觉到明明是一样的同好,谈论的东西往往相近,却被分开在数个社团中。这一点在比如Lovelive这样的爱好相关群特别明显,挂着飞梦的名字,底下的成员却有可能是别的社团。这样的现状不太方便,一个最直接的问题就是要交三份社费,但是单个社团却仍不能募集到太多活动的资金。加上一些社团间由于交流不畅产生的隔阂,很难去搞一些社团的创作和活动。势单力孤、各自为战也许是对这个时期最好的概括。当然先辈们意识到了这点,从我的视点看,当时飞梦和新次元之间就有颇多交流的活动,各个社团之间也有联合的招新宣讲,可这仍不足以凝聚起足够的力量。

在这个情况下,我第二年成为了社长,做的一件事就是联合招新,谢谢当时新次元社长JT和不存在的蒙嘎社长以及古语益达等人,能够把分散的社团起码从招新和财务上汇合到一起。也正是这次存下的宝贵的资金,让飞梦自己的新世代社刊飞梦collection能够顺利出版贩售,飞梦姬也正是从此在飞梦2016年社长椰椰子笔下诞生,新次元的模型部和飞梦也开始了更长期的搅基。这一年让我看到了社团团结所能够带来的力量,这份成就我想不仅仅是属于飞梦的,也是属于北航这些ACG相关社团的。这就是合并的想法的来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联合招新海报的一个早期版本

飞梦ACG联盟,在北航是个新东西。

原本在我当时的想法里,飞梦在联合招新的背景下将会成为一个专注同人/原创插画创作的绘画社团,长期保持着其他几个社团的合作,但随着联合招新进行了两届,能干的后辈们已经做到了在这个框架下的极限的很多事情。于是经过一些当时管理层和老人的商议,决定飞梦、新次元、不存在、七海合并建立ACG联盟。最终在各种考虑之下,这个新的团结所有ACG相关社团的联盟继承了飞梦的名字。不得不说,时间是喜欢画圆的,原本带有些许分裂意味的新社团们最终又回到了原初的模样。

因此飞梦ACG联盟其实是2017年才诞生的一个“新”社团,但她已经成为一个注册会员数百人的社团巨无霸,未来又会如何呢?社团曾经是我们的,未来总会是你们的,而最终她都会成为我们关于北航回忆的装饰品。希望屏幕前的你你能在这和社团一起度过愉快的时光吧,也希望飞梦姬能够继续在北航好好成长下去,愿我出走半生,归来你仍是少年。

 

3 条评论 “飞梦ACG联盟的前世今生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